营销网络
建言献策——参加联化

父親與酒

發表時間:2013-12-17

          父親愛喝酒

自我有記憶起,父親與酒是有不解之缘的。母亲说我还小的时候,父親就曾抱著我用筷子頭蘸著酒放在我小嘴上讓我吮吸。我能想象得出父親當時看著小嘴吮吸著帶酒的筷子頭,心裏是多麽的揮灑與慈愛,這種行爲其實就是一份希望與自豪。男兒當自強,雖然不是要酒量來权衡,但在很洪流平上,人們還是崇拜那些豪飲的英雄。

我自覺父親酒量還可以,但他不嗜酒,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很少會喝。可每當家裏來客人了,或是單位應酬,他卻经常喝多,結果往往是:客人醉了,自己也“迷糊”了。對此,母親一直很有意見,忍不住就要埋怨幾句。“你不懂,酒品如人品。喝酒不直,人品不直啊……”每回,父親都能理直氣壯地爲自己辯護。

初中的時候,因爲一次偷偷翹課跑出去上網吧被班主任逮到。班主任通知了父親,同樣身爲老師的父親勃然震怒,把我領回了家。晚飯的時候父親罕見的獨自一人喝起了悶酒,幾杯酒下肚便開始數量我。那時的我正是個性張揚與叛逆的時期,聽的不耐煩了便回了一句:“不就是上個網麽?有什麽了不起的。”父親聽完,瞪著眼睛盯著我,臉漲的通紅,猛然間擡起右手。我下意識的一躲,卻只聽“啪”的一聲,父親的酒壺被拍在地上,摔得破坏父親的巴掌終究沒落到我的臉上。事後母親告訴我,父親一夜未眠,他說舉起巴掌的那一刻他就後悔了,說他爲了讓我有好的學習環境讓我來縣城讀書,沒想到卻缺失了對我的關心,讓我學壞了,實在是他的錯。我心有觸動,不再執拗,自此未踏進網吧一步。

事情後,我所能想到的是爲父親買好酒。參加事情第一年,我用公司發的年終稿費與工資給他買了兩瓶好酒。之後每次回家都會提前打電話告訴他。他便張羅著讓母親弄幾個小菜,有時候也會親自下廚,最後溫上一壺酒,燙兩個酒杯。與父親觥籌交錯間,生活的煩惱、事情的迷茫便溶于這淡淡的酒水中。前些天回家,說道買屋子的事,父親輕輕抿了一口酒說道:兒子啊,你好好上班就行,屋子的事我讓你們幾個叔湊點,我再借點,剩下的錢咱慢慢還,沒事!你把班上好,讓我跟你媽放心就行。來,咱爺倆滿上父親說的很輕巧,可我明白幾十萬的屋子對于一個普通家庭來說遠沒有他描述的那樣輕松。我的老父親,鬓角已布滿銀絲,歲月的陈迹刻在他的臉上,爲了他的兒子操勞一生。我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淡淡的液體如一縷火,從喉間魚貫而下,行至腹中,訇然而裂,不覺眼眶一熱。

酒若老友,陪伴父親過了或心酸或幸福的時光。溫厚的父親對師友和家人的愛,亦如陳年佳釀,醇香四溢。人生的歲月裏,能與父親時時對飲,是莫大的幸福。酒是一種拜托,愈陳愈香,但歲月沈澱的何止是這酒。有人說,酒是男人的味道。我更想說,酒是父愛的味道…                        (生产二处 杨学承)

 

(聯豐供應科 丁修軍)

公司通告 董秘邮箱 员工登岸 建言献策 参加联化 首页 公司概況 企业简介 销售网络